月色和颜

在《警世恒言》上看到这个格式,觉得很有趣,仿写一番。坐标江苏,日日高温四十度已经十多天。

热,热。酷暑,长夏。草木焦,滴雨无。食不下咽,睡不安寝。蝉鸣震四方,烈日灼天地。无台风之援手,唯高压之逞凶。犹十只金乌再临,叹再无后羿挽弓。

STUCKY和金缕曲的同步性

BUCKY: 魑魅搏人应见惯,总输他,覆雨翻云手,冰与雪,周旋久。只绝地,苦寒难受。盼不离不弃终相救。

队长:我亦飘零久!(七)十年来,深恩负尽,死生师友,薄命长辞知已别,问人生到此凄凉否?千万恨,为君剖。

这两首词是顾贞观所作,其好友吴兆骞因涉江南科场案,流放宁古塔,二十年间顾贞观一直设法营救但未果。此二词为顾贞观寓京师千佛寺,冰雪中作。纳兰性德读后深为感动,后来帮忙救出了吴兆骞。

个人感觉背景还是略有相似之处,而情感则是如出一辙。